拿下金狮奖的赵婷:曾是野孩子,从未停止做自己

当地时间9月12日晚,第77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闭幕,由中国导演赵婷执导、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主演的电影《无依之地》拿下最佳影片金狮奖,赵婷也成为第一个获威尼斯金狮奖的中国女导演,也是继侯孝贤、张艺谋、蔡明亮、李安、贾樟柯后第六位获得金狮奖的华人导演。

拿下金狮奖的赵婷:曾是野孩子,从未停止做自己

颁奖礼现场,导演赵婷和主演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因为在跑其他电影节而没有到场,通过视频方式分享获奖感言,两人在车旁坐着,感谢了影片公司和剧组团队。

《无依之地》改编自杰西卡·布鲁德2017年的纪实小说《荒原:在21世纪的美国生存》,讲述一个60多岁的女人弗恩在经济大萧条中失去了一切,她作为一个居住在货车里的现代游牧民,开始了穿越美国西部的旅程。随着在威尼斯电影节的胜利,该片在2021年的奥斯卡角逐中占据了领先地位,在12月4日北美上映之前,探照灯影业肯定会大力支持这部影片。

该片38岁的导演赵婷再次走进观众视野,除了擒获金狮大奖的《无依之地》之外,她还手握另一张王牌——漫威影业2亿美元投资的重磅影片《永恒族》2021年上映。既能玩转小成本独立电影,在电影节大放异彩,又能操盘漫威商业大片,保持自己的创作自由,这个北京大妞确实路子够野。她坦言小时候就像野孩子,一度野蛮生长,父母从未停止让她做真实的自己。进入好莱坞后,也没有随波逐流,搬到了加利福尼亚州人口不到一万的奥海镇,有点类似大卫·林奇生活的郊区,非常接地气,她觉得这里更接近她想要的好莱坞。

拿下金狮奖的赵婷:曾是野孩子,从未停止做自己

两个在好莱坞的女人非常“不好莱坞”

弗朗西斯·麦克多蒙德在拿到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三个月后,来到了加利福尼亚州奥海镇,在赵婷家车道上的一辆经济型面包车上度过了一夜。他们正在测试接下来的作品《无依之地》,讨论在这个狭小空间里拍摄的可行性。这辆面包车就是弗朗西斯·麦克多蒙德饰演的角色弗恩——一个六十多岁正在寻找工作的流浪者,穿越美国西部的交通工具和居所。当晚,麦克多蒙德打算在这里睡觉,以便进行角色研究。

麦克多蒙德来到赵婷家的车道,是在她读了杰西卡·布鲁德2017年出版的纪实小说《荒原:在21世纪的美国生存》之后开始的。这本书追踪了年长的美国工人坐着房车在全国各地寻找工作的轨迹。“我对我的丈夫说,等我65岁的时候,我要把我的名字改成弗恩。我要开始抽‘好彩香烟’,喝野火鸡威士忌,开房车上路。”麦克多蒙德说,“这里有一些关于道路的自由,人们的那种浪漫精神。书中对我的启示是,这是一场关于经济困难的运动,而且它发生在我这个年龄的人口统计中,但那一群人把事情掌握在自己手中。”

拿下金狮奖的赵婷:曾是野孩子,从未停止做自己

在《无依之地》中,麦克多蒙德周围都是真正的游牧民族——除了由大卫·斯特雷泽恩饰演的关键角色——而这位女演员也全身心地融入了他们的生活方式。在南达科塔州的荒地、内华达州的黑岩沙漠和内布拉斯加州的甜菜地等七个州拍摄了四个月,麦克多蒙德完成了几个典型的美国老年游牧工人所做的工作,经常与周围风景融为一体。为了获得赵婷在亚马逊物流中心工作的拍摄许可,麦克多蒙德还致信亚马逊业务和企业发展高级副总裁杰夫·布莱克本。

她还在甜菜收割场工作过,在Badlands的一个露营地预订过座位,打扫过露营地的厕所。当一个男人从一个营地的洗手间里走出来,问她是不是弗兰西丝·麦克多蒙德时,麦克多蒙德回答说:“不是,我是弗恩。”当他们穿梭于不同的地点时,赵婷和大约25名工作人员拍摄了麦克多蒙德开着她的小货车的过程。她给这辆小货车起了个绰号“先锋”,车上有她自己的一些物品,包括一些瓷器。最终,麦克多蒙德意识到她不需要像游牧民那样做,于是她选择住在酒店和工作人员们一起,而不是住在车里。“我63岁了,对我来说,假装很累比真的很累要好得多。我想明白了。”麦克多蒙德说。

拿下金狮奖的赵婷:曾是野孩子,从未停止做自己

2017年多伦多电影节上,赵婷导演的《骑士》和麦克多蒙德主演的《三块广告牌》同时入围特别展映单元。麦克多蒙德看完《骑士》后被电影惊呆了,当字幕滚动时,“我大声说,‘谁他妈的是赵婷’”,好莱坞的很多人都在问同样的问题。半年之后,两人又在美国独立精神奖上见面了,赵婷获得了5万美元的女制片人奖,而麦克多蒙德凭借《三块广告牌》获得了最佳女演员奖。

在《无依之地》中,麦克多蒙德邀请赵婷担任编剧兼导演,这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表达以及在好莱坞获得更多一席之地的愿望,但她也接受了这位电影人不同寻常的做法。“我没有进入弗兰的世界,”赵婷说。

在赵婷之前执导的两部电影《哥哥教我的歌》和《骑士》中,都是非演员演出,这是她在电影学院毕业后出于经济需要而采用的一种拍片方式。对赵婷来说,麦克多蒙德是她合作过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莱坞演员。“在《骑手》之后,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和好莱坞演员合作,他们会是谁?”赵婷说。“我不希望一个人来到真实的游牧民族的世界,完全被设定在他们的工作中,弗兰有很深刻的人性一面,我要把它传达出去。”

赵婷在她前三部电影中拍摄了美国西部神话,从查理·卓别林到李安,她加入了移民电影人的悠久传统,讲述了典型的美国故事,“作为局外人,有时能给你理智和必要的距离,让你清楚客观地观察事物,”曾执导过《荒野猎人》的墨西哥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说。他在2017年的特柳赖德电影节上认识了赵婷,随后给了她关于《无依之地》原著小说的笔记。“无论你多么清楚地看到镜中的自己,那都只是一种反射。《骑士》和《无依之地》是强大而真实的美国电影,因为她可以不带滤镜或面纱地观察。”赵婷说。

拿下金狮奖的赵婷:曾是野孩子,从未停止做自己

在赵婷身上,麦克多蒙德找到了一个和她一样的电影人,另一个在好莱坞的女人,但又不是好莱坞的一员。“我总是有种想要挑战现状的感觉,”赵婷说,“我只是不想舒服。因为当我感觉舒服的时候,我不太确定是什么激励着我,或者是让我在早上起床。”

赵婷和麦克多蒙德的合作关系非常融洽。“我就是喜欢她能说出我的姓,这是非常罕见的,”赵婷说。两人都很坦率,都喜欢像工装裤这样不讲究的衣服。为了拍摄杂志照片,赵婷问工作人员可不可以穿自己的衣服,并带了一件印有狗狗图案的羊毛衫,那是她在亚利桑那州的房车展上买的。

2亿美元打造《永恒族》也有创作自由

今年的四个主要秋季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特柳赖德电影节、多伦多电影节和纽约电影节都邀请了《无依之地》。在电影行业和电影节因为疫情而失去了大量电影作品的时候,《无依之地》这个大规模曝光的时刻是一个转折点,也是一个信号,表明了发行商探照灯影业的雄心壮志,该公司计划该片12月在影院上映。

《无依之地》是一部关于被抛弃的美国老年人的电影。63岁的麦克多蒙德选择了38岁的赵婷来讲述这件事,这反映了赵婷往往能激发人们的信任。她赢得了在《骑士》中出演牛仔们的信任,也赢得了在《无依之地》中与麦克多蒙德合作的现实生活中的游牧民族,以及正在监督赵婷下一部更昂贵的电影《永恒族》的漫威高管们的信任。

拿下金狮奖的赵婷:曾是野孩子,从未停止做自己

自今年8月10日起,赵婷被安置在迪斯尼的一个剪辑房里,完成《无依之地》和《永恒族》的后期制作。前者由探照灯影业发行,后者则是漫威影业第四阶段的重要影片。2019年,迪士尼以71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21世纪福斯,旗下的探照灯影业是福斯为数不多的照合并前那样运营的部门之一,重点是将有声望的获奖影片送往艺术影院。虽然《无依之地》的预算只有七位数,与漫威影业耗资超过2亿美元的《永恒族》相比简直微不足道,但它也为这家媒体巨头在奥斯卡角逐中提供了一个立足之地。

漫威影业总裁凯文•费奇表示:“赵婷和我们完成一些大型的制作会议,包括设计和批准几十种服装、生物设计和星际设计。然后她也会开着她半太阳能的货车,去达科他的游牧地。她能适应所有这些环境是非常了不起的。”

当赵婷第一次来到漫威公司进行面试时,漫威影业总裁凯文•费奇说,她带来了大量的视觉效果,以《复仇者联盟4》的事件为背景,讲述10个鲜为人知的漫威人物的故事。“她最初的推销很吸引人。坦率地说,我们推进这部电影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她给它带来了愿景。”赵婷对于《永恒族》的创作以及想法根植于她的童年,“我对漫画有着深厚的感情,我把其中一些带进了《永恒族》,我期待推动东西方更多的联姻。”在她看来,她不仅仅是以导演的身份拍电影,更是作为影迷来拍这部电影的。

拿下金狮奖的赵婷:曾是野孩子,从未停止做自己

尽管拍摄预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但赵婷说,她在拍摄这部电影时,可以像在她的小制作电影中一样自由创作,“我完全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拍摄。同样的平台,这有点超现实主义。我觉得自己也很幸运,因为漫威想要冒险,做一些不同的事情。”

赵婷的《永恒族》让我们看到了一部局外人的超级英雄电影。她想让它反映我们生活的世界,但也想让演员们感觉像是一群不合群的人。“我希望你在电影结束时离开,不要想,‘这个人是这个种族,那个人是那个国籍’,不,我希望你在离开的时候能想,‘这就是一个家庭’,你不会去想它们代表着什么,你把他们看作是独立的个体。”

“野孩子”:从未停止做真实的自己

赵婷出生于北京,父亲是北京一家钢铁公司的经理,母亲是医院职工。“我的父母很有趣,”赵婷说,“他们只是和典型的北京父母有点不同,很叛逆、奇怪。他们从未停止让我做真实的自己。当我的成绩很差的时候,就像一个野孩子,只是画一些奇怪的日本漫画,他们就让我放任自流,这是非常罕见的。”

拿下金狮奖的赵婷:曾是野孩子,从未停止做自己

她是看着电视上的美国电影长大的——《人鬼情未了》《修女也疯狂》和《终结者》都是她最早的记忆——她还写过同人小说,尽管她拒绝透露是为了什么目的。14岁时,几乎不会说英语的她离开家去伦敦的寄宿学校上学,她形容这段经历类似于在霍格沃茨上学。不过,真正的西部还是吸引着她,18岁拿到签证后,她搬到了洛杉矶,住在韩国城的一套单间公寓里,打算上大学。在父母把她送到洛杉矶后,赵婷意识到她必须先完成高中学业,于是就在附近的洛杉矶高中就读。“在国内,最好的高中通常都是以地方命名的。于是,我翻了翻电话簿,看到了洛杉矶高中。我想,‘我要去洛杉矶高中。’”

但当她来到学校环顾四周时,却发现这不是她想象中的美国,因为她看过的电影、音乐录影带或读过的书里都没有这种感觉。但赵婷适应得很快,她依靠这个天赋获得了各种各样的生活经历,比如和一个英国寄宿学校的同学一起度假,在纽约当酒吧服务员,在南达科他州的松岭印第安人保留地拍电影。当洛杉矶公交司机罢工使她无法在城市中四处走动时,她买了一个滑板去上学。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在不同的环境中,总是想融入其中,扮演不同的角色。这段经历也对赵婷日后拍电影给予了很大帮助,“在纽约当酒保,你只有小费。所以你要让你的顾客感到舒适,你必须与他们交谈。很多时候,你在拍电影的时候会遇到一些人,就像这样。人们问我如何让非职业演员和你在一起感觉舒服,你只需要听他们的故事。”

赵婷在蒙特霍利约克学院获得政治学学士学位,之后进入纽约大学电影学院学习,斯派克·李是她的老师之一。她的第一部故事片《哥哥教我唱的歌》讲述了南达科他州松树岭印第安人保留地的一个叛逆少年的故事,于2015年在圣丹斯电影节和戛纳电影节首映,并获得了一家小型影院的发行。赵婷说:“也许这是独生子女的事情,我希望得到关注。”

拿下金狮奖的赵婷:曾是野孩子,从未停止做自己

当纽约的每个人都在拍电影时,赵婷却想去没人去的地方,看看那里有什么。她的第二部电影《骑士》的灵感也来自于现实生活中的牛仔布雷迪·詹德罗的真实故事,只是稍加虚构。正是凭借这种“骑士”的力量,赵婷拿下了《无依之地》和《永恒族》的片约,并见证了人生的重大变化。她还清了学生贷款,第一次获得了医疗保险。

她的男朋友约书亚·詹姆斯·理查兹是一名电影摄影师,参与过她所有的电影。理查兹带着她从保留地领养的两条牛狗塔可(Taco)和公鸡(Rooster),从丹佛搬到了奥海镇。在城市度过了童年后,赵婷认为奥海镇就像她想要的那样接近好莱坞。“我在南达科他州待了很长时间,我意识到,其实安静的环境能让我更好地思考。我发现这个行业非常嘈杂。所以,当我回到我住的那条类似大卫·林奇生活的郊区,那条非常“蓝丝绒”的街道,我感到非常接地气。”

新京报记者滕朝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东方财经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东方财经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