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5000人蛋壳公寓维权群,情况比预想中糟糕百倍

卧底5000人蛋壳公寓维权群,情况比预想中糟糕百倍

这届年轻人,淌过股灾、P2P、新冠肺炎,却没想到被互联网长租公寓逼上了死角。

“中午刚在蛋壳交了两万的年付租金,晚上被房东赶出了大门,拿着行李在24小时KFC坐了一晚,一度想到了死。”95后北漂小欣在一个群里这样讲述自己的故事。他尝试打蛋壳公寓客服电话,也尝试去位于北京蛋壳公寓总部蹲守,但都吃了“闭门羹”,被有着同样遭遇的小肖拉到一个蛋壳公寓维权群后,他才又燃起了一丁点希望。

交了房租被赶出门,还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糕的是小欣还得继续还“租金贷”,否则将影响个人征信。

像小欣和小肖这样的年轻租客不在少数。截至发稿,记者调查探访的维权群遍布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成都等地,维权人数高达五千人,这其中主要以房东、租客为主,尚不包括蛋壳公寓欠薪的员工和供应商,而被记者了解和潜入的维权群,仅仅是蛋壳暴雷受到经济和权益损失人群的冰山一角。

讽刺的是,因蛋壳公寓可能被我爱我家接盘的消息传出,远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蛋壳公寓股价两天暴涨75%和90%,从1.37美元一度到4.5美元。

一面是资本市场的狂欢,一面是万千维权无门的用户。持续半个多月的蛋壳公寓App瘫痪、管家失联、租客押金无法退、房东租金收不到等问题不仅没有任何解决的迹象,蛋壳公寓也并未发布任何想要解决问题的声明,只在11月16日通过。

记者试着在蛋壳App上联系客服咨询,客服一直是机器人回复,打有关投诉建议电话时,电话被立即挂断了。最后记者在App上尝试寻找附近房源的租房电话,发现无论哪一处房源的管家看房电话,都统一被接入同一个来自北京的座机号。

卧底5000人蛋壳公寓维权群,情况比预想中糟糕百倍

电话终于接通后,记者表示想租上面显示的一处房源,但刚说一句话就被对面挂断了。再次拨打后,记者多次表示租房需求后,对方则反复告知记者如果有纠纷问题要去找对应的投诉渠道,当对方最终断定记者并非投诉时才答应安排一名管家负责看房,告知后续有专人联系。但此后三天,记者没有接到任何相关电话。

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资金链断裂,经营停滞和信任危机每一条都是致命的。与前两年ofo破产押金打水漂不同,此次用户的直接损失金额大多是万元起步,且无房可住带来的后续问题也层出不穷。

“现在合同解除了,要维权都没有证据,真的很后悔搬出来。只能干等转机出现,虽然恨蛋壳,但祈祷他们不要破产啊。”小张向记者无奈表示。

受害者之间内斗与厮杀

揪心的是,蛋壳暴雷,租客与房东都是冤大头,同为受害者,却成了彼此的敌人。

“每天都从噩梦惊醒,怕一睁眼就无家可归了。”据悉,陈先生的情况要更棘手,他是年付用户,还有七个月才到期,加上押金一共还有两万多给了蛋壳。但房东从月初就因没有收到租金而下达了逐客令,限他三日内搬出。他表示现在蛋壳公寓的形式未明,贸然退租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尴尬的境地。

卧底5000人蛋壳公寓维权群,情况比预想中糟糕百倍

“房东其实没有权利赶人,因为房东跟蛋壳签的不是租赁合同,而是授权委托合同。蛋壳违约,为什么要让已经交了租金的租客搬走?”

经过了解,房东给出的理由是与蛋壳签署的合同上清楚的写明了若蛋壳逾期15天没有给房东房租,房东可以单方面解除合同,并收回房屋。

卧底5000人蛋壳公寓维权群,情况比预想中糟糕百倍

新文化商业就相关法律问题咨询北京国咨律师事务所,王亚辉律师认为:房东委托蛋壳出租房屋,蛋壳即为房东的代理人,租客将租金交给蛋壳等同于交给了房东。此外,房东和蛋壳的委托合同自动解除,不会影响租客与蛋壳之间的租赁合同。因而,如果蛋壳没有将租金转交给房东,属于蛋壳违反双方委托合同,与租客无关,房东应该去找蛋壳追责,不能上门赶人。

法律规定如此,但现实却是,大部分租客仍然遭到房东的驱逐。陈先生因为此事多次报警,警察到场后表示属于经济纠纷,需要双方自行解决。但警察也承认了陈先生的居住权,表示在事情没有得到解决前,陈先生有权继续住下去。

“现在是能住一天是一天,电子锁怕被改密码,我已经拆了;水电我也找了户号自己去水电局交钱;但是房东天天早上6点来门口敲锣,这可真受不了。”陈先生表示他实在不想再被这个糟心事影响下去了,目前他已经与房东协商,损失双方一人一半。

而业主代表李女士也向记者诉诸了自己的难处。“人心都是肉长的,租客的情况我也非常理解,舆论也都倒向租客一边,认为他们刚毕业没有钱,很可怜,但并不是所有房东都衣食无忧,我也有一大家子人要供养啊,生活压力并不比年轻人们小。”

此前,李女士在杭州的两居室委托给了蛋壳公寓出租,蛋壳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给李女士房租了,面对一个月近5000元的损失,李女士表示自己无法承受太久。“这套房子本是结婚时和我爱人一起买的婚房,我们为了能赚点房租补贴家用,就搬去公婆那一起挤着住。现在女儿出生了,处处需要钱。大冷天我也不想把里面的孩子赶走,可再耗下去我就损失一万多了,实在是没办法。”

卧底5000人蛋壳公寓维权群,情况比预想中糟糕百倍

李女士曾提出跟租客一边一半承担损失,但租客认为自己交了房租就应该继续住下去,拒绝了这个提议。此外租客担心的是一旦解约,他们的维权就更困难了,在一切没有定论前,不会贸然搬走。

银行不相信眼泪,退租仍得还“租金贷”

“我之前打算租金都不要了,连押金也不要了,直接搬走,有人提醒我月付的还有租金贷,我一下子就傻掉了。”

王小姐口中的租金贷是微众银行提供给蛋壳公寓的一项业务。租客在没有能力全款支付租金时,可以向蛋壳公寓申请租金贷,按月分期偿还。据悉,王小姐当时并不知晓这个租金贷的操作流程是蛋壳公寓以她的名义先向微众银行借一整年的房租,再让王小姐按期偿还。

卧底5000人蛋壳公寓维权群,情况比预想中糟糕百倍

所以王小姐虽已申请了退租,但仍属于她单方面违约,微众银行的钱已经被借走了,这个钱还需要她本人来还。

“我现在真的欲哭无泪,听说这个租金贷如果还不上就要上报征信,但前提是蛋壳出了问题,房东赶人住不下去了,我才被迫搬走的,凭什么房子都不让住了还让我来还钱?”

对于这样的情况,微众银行的客服也开始失联,而租金贷这个业务也已经下线。只给出了一条公告,公告里的意思大致为,如果租客还能住的话就不要搬走,如果已经搬走了,在明年3.31号前征信不被影响,但之后就不一定了。

卧底5000人蛋壳公寓维权群,情况比预想中糟糕百倍

关于这点,国咨律师事务所王亚辉律师认为,贷款是租客在自愿的情况下签署的,与普通贷款一样,与房屋能不能使用无关,理论上确实需要租客继续履行还贷义务。

但很多租客表示根本不知道蛋壳已经将钱全部借走,在签署借贷协议前也并未被清楚告知相关风险,希望诉诸法律解决。截至发稿,租金贷仍然没有新的解决方案出来,许多租客仍在尝试各种方式继续维权。

业内人士早已预料到蛋壳危机

“蛋壳公寓是典型的高价租入,低价租出。这个模式如果在市场行情不错的情况下是会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流的,但是这个模式对房屋的空置率要求很高,一旦出现多套房源空置,亏损就会扩大,再加上今年疫情的影响,蛋壳公寓的暴雷也是意料之中的。”

一名知名房产公司的中介小刘这样对记者说道。据披露,蛋壳公寓2017年至2019年分别净亏损2.7亿元、13.7亿元、34.3亿元,亏损成逐年递增势态,且今年上半年受疫情的影响,亏损将更加严重。小刘表示听闻蛋壳正在跟多方房产公司进行洽谈,但谁也不想接这个“烫手山芋”。

“蛋壳公寓到现在为止仍然在亏损,且没有得到一条较为成功的盈利模式,许多企业即便接手也很难转亏为盈,现在生意这么难做,大家都很谨慎。”

截至发稿,成千上万名租客、房东和没有领到工资的管家们仍走在漫漫的维权路上奔走呼告,有人诉诸法律,上诉立案;有人在豆瓣、微博发帖寻求关注;有人组织轮班去蛋壳公司蹲守……

维权群里却渐渐冷却,因为大家已经开始对一些新成员遭遇表示麻木。心照不宣的是,在没有官方渠道通知下发前,租客的当务之急是和房东斗智斗勇,尽最大可能多留一天;而房东也在“密谋”如何在不犯法前提下劝离旧租客。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东方财经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东方财经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