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威迅近5000万应收账款转让被疑保壳,前海晴方资金来源成迷

1月6日盘后,迪威迅发布公告,表示将对纬源投资4836.01万元的应收账款作价4850万元转让给前海晴方。纬源投资由铜仁市碧江区财政局出资设立,曾以铜仁市 750 亩商业用地为上述款项提供担保,迪威迅这4000余万元应收账款账龄已达 4 年,未对其计提坏账准备。

深交所对该笔交易火速问询,且直接了当的要求上市公司说明,在迪威迅此前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况下,本次应收账款转让的目的是否为避免连续3年亏损而暂停上市。

在2017年和2018年连续2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为负值的情况下,迪威迅在2019年多次放大招试图保壳,但最终要么以失败告终要么收效甚微。而此次签订的应收账款转让合同也是疑点重重,我们不理解公司为何会对一笔账龄长达4年的应收账款不计提坏账准备。

迪威迅此前行为多有不端,不仅连续多年出现业绩快报与年报业绩严重不符误导投资者,也曾借假央企的名头“忽悠式”转移应收款粉饰财务报表。更为严重的是,根据证监会创业板原发审委委员的孙小波行贿相关案件的法院判决书,迪威迅IPO上会前一天曾由公司董事长季刚出面赠予孙小波一张3万元的购物卡,请托其在评审时予以关照。2011年1月,迪威迅登陆深交所创业板。这也不得不让人怀疑迪威迅IPO时是否就存在猫腻。

事实上,市场一致认为,迪威迅本次应收账款转让或只为保壳,我们严重怀疑该笔交易的实质和真实性。

迪威迅连续2年亏损,深陷保壳泥潭

公开资料显示,迪威迅成立于2001年9月,是一家集视频通讯技术、产品及行业解决方案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服务提供商,主要产品包括统一视频管理应用系统及视讯政务应用系统。成立十年后,该公司于2011年1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上市后,公司向智慧城市方向转型。虽然智慧城市这个概念听着很高大上,但上市公司的业绩不但没出现好转,反而越来越差。

迪威迅2017年年报称,公司视讯类业务仅占经审计收入的 11.98%,业务领域已经从单纯的视频通讯解决方案供应向提供智慧化综合服务演变。也是在这一年,公司将名称由“迪威视讯”变更为“迪威迅”,同样是这一年,迪威迅扣非净利润下降至-1370.40万元,创下上市以来的新低,同时-584.99万元的归母净利润的亏损埋下了公司需要保壳的祸根。

2018年公司的业绩并未出现好转,公司当年实现营业收入2.59亿元,同比下降53.47%,归母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分别爆亏1.62亿元和1.54亿元。为了推动智慧城市项目,迪威迅涉及到了较多的PPP筹划与投资等业务模式,这一模式很容易为公司带来应收账款回款慢、回款难的问题。

对于业绩下降,迪威迅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的定期报告中对此均有提及:“由于公司的主要客户是地方政府和行业用户,上述客户合同执行期及结算周期较长,特别是公司现阶段积极参与城市智慧化建设及运营类项目,此类项目回款周期一般为1至3年,这些都增加了公司资金链压力,且过高的应收账款计提也会影响公司当期利润。”事实上,以应收账款减值为首的资产减值损失在2017年和2018年中对公司的业绩产生了严重的影响,这不仅体现在资产减值损失造成公司当年亏损,还体现在这些减值往往发生在第四季度,造成公司前三季度的财务报告体现的公司业绩往往并不反应公司的真实经营情况,给投资者带来误导。

比如在2017年,迪威迅前三季度取得3.02亿元的营业收入,实现归母净利润-77.56万元,看似接近盈亏平衡。但到了2017年年报发布时,公司在全年营收高达5.57亿元的情况下,归母净利润下降到-584.99万元,与之对应的是公司全年资产减值损失高达3165.42万元,而前三季度资产减值损失为-236.19万元。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2018年,迪威迅前三季度取得营业收入1.99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3041.78万元,到了2018年全年,公司在取得2.59亿元营业收入的情况下,归母净利润暴跌至-1.62亿元,与之对应的资产减值损失高达1.04亿元,而前三季度这一数值仅为10.84万元。

上述事实表明,迪威迅的资产质量较差,公司只有在发布年报时收到审计师的监督才会把一些“不存在”或者“已灭失”的资产从资产负债表中剔除。这也导致尽管迪威迅在2019年业绩远好于2018年的情况下早早多管齐下保壳。

迪威迅首先想到的是重组。2019年4月29日,迪威迅宣布收购深圳市双赢伟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权,股票自当日开市起停牌。根据随后的交易预案,迪威迅拟作价不高于4.15亿元收购双赢伟业75.3977%的股权,同时拟募集配套资金帮助完成交易。但该笔交易不仅遭到交易所问询,双赢伟业和迪威迅在交易条件方面也存在分歧,当然更有幽默感的是,在迪威迅张罗着要收购标的资产的过程中,双赢伟业始终也未撤回IPO辅导申请,最终该笔交易在2019年10月宣布告吹。

之后,迪威迅试图通过变更会计估计来“增厚”公司业绩。2019年12月16 日,迪威迅发布会计政策、会计估计变更公告,其中会计估计变更均指向公司“老大难”资产,公司的应收账款。但正如迪威迅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表示,这次会计估计变更对公司2019年1-9月份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影响额为145.55万元。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迪威迅归母净利润只有224.64万元,这对于一个动辄要在第四季度计提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资产减值的公司来说,145.55万元的“业绩增厚”并不足以保证公司在2019年利润为正。

事实上,在今年的1月6日晚间,在新的一年已经过去6天以及3个工作日的情况下,迪威迅突然公布公司办理了一项账龄高达4年的应收账款的转让交易,但奇怪的是这份公告并未明确公布该交易合同的签订日期。更耐人询问的是,上市公司称,经财务部门初步核算,这次交易对公司2019年度的净利润没有影响。那么既然这笔交易对上市公司2019年的业绩没有影响,公司为什么要把转让合同的签署日期定为2019年12月30日而非今年呢?

从上述内容看,这笔交易是不是相当可疑?爱股票上市公司研究院发现,这笔交易的疑点远不止这些。

近5000万应收账款转让迷雾重重,前海晴方资金来源成迷

根据上市公司1月6日晚间公告,迪威迅此次转让的应收账款来自单一客户 “纬源投资”,应收账款账面金额4836万,罚息1580万,上市公司将上述应收款作价4850万元转让给深圳前海晴方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根据转让协议,前海晴方需在2020年6月30日前将款项打给上市公司。

虽然纬源投资的应收账款账龄已高达4年,但上市公司2017年年报、2018年年报和2019年半年报等定期报告从未对此进行单独披露,自然也从未将其单独计提。就连该笔应收账款的账龄为4年这一信息,也只出现在2018年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函以及本次交易所对应收账款转让的问询函中,从未出现在年报正文中。

在2019年中报中,迪威迅对下述客户的应收账款进行了单独的、全额的计提。从下述全额计提的应收账款的计提理由看,迪威迅屡屡错过诉讼时效,使得成百上千万的应收账款一分钱都收不回来。

迪威迅近5000万应收账款转让被疑保壳,前海晴方资金来源成迷

我们对比了迪威迅2017年年报、2018年年报和相关公告,爱股票上市公司研究院认为,迪威迅很可能只在审计师的要求下,才会对某一笔已经灭失的资产进行计提。在关于2018年年报业绩为何与此前业绩快报相差甚远的致歉公告中,上市公司提及导致差异的主要原因是,年审会计师建议上市公司对安徽中通资产抵债业务及存货减值准备计提进行调整。而在此之前,与纬源投资相似,上市公司从未在定期报告中披露过该笔应收款需要单独计提跌损失。

有证据显示,迪威迅最晚不应当晚于2019年8月发布中报时,就应对纬源投资4800万元的应收账款进行单独计提,且同样的证据显示,前海晴方以略高于应收账款账面价值的价格购买该笔应收账款不符合商业逻辑,除非该笔应收账款转让具有追索权。但如果该笔应收款转让具有追索权,按照会计准则,该笔应收款不能出表,一旦该笔应收款在未来发现减值,仍然会影响上市公司的业绩,下面我们来看证据。

根据贵州省铜仁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申请人深圳市迪威迅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6月17日向铜仁中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对被申请人铜仁市纬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价值40000000元财产予以保全。申请人于2019年6月17日以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毕节中心支公司保单保函提供担保。

首先上市公司需要通过法律途径来收回一笔应收账款本身就显得该笔应收账款存在很大的减值风险。其次作为一笔4836万元的应收账款,如果只能向法院申请4000万元的财产保全,那是不是意味着公司存在836万元的潜在资产损失呢?此外,正如深交所在本次应收款转让问询函中提及的,纬源投资所抵押资产的公允价值以及变现的可行性本身就是问题,倘若纬源投资抵押资产的价值不足4000万元或者不容易变现的话,正如上表迪威迅对其他一些公司的应收账款全额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的理由所提及的那样,所谓的财产保全依旧会给上市公司带来不小的损失。迪威迅的中报发布于2019年8月,晚于法院同意其申请财产保全的时间点,但迪威迅在2019年中报中对该笔应收账款以及相关申请财产保全事项均未提及。

此后,上市公司于2019年9月22日向法院书面提出撤回保全申请,贵州省铜仁中院于2019年9月27日对此予以批准。在上市公司没有拿到钱的情况下,申请撤回对被申请人纬源投资的财产保全并不利于迪威迅收回欠款,但被申请人的财产价值或者低于应收款账面价值或者难于变现是最可能的原因。

该笔应收账款难于收回,还可以从下面一件事实来推断。迪威迅在2018年年报问询函中提及,在一共欠款高达4800万元,罚息高达1100万元的情况下,纬源投资当年仅归还了100万元欠款,财务状况不佳可见一斑。事实上,截至目前,该笔应收款罚息已升至1500万元,纬源投资2018年归还金额还不够罚息增长的金额。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前海晴方以略高于应收账款账面价值的价格受让了该笔应收账款,前海晴方真的不怕做接盘侠吗?迪威迅在该笔应收账款转让的交易中披露信息极为有限,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该笔交易的实质,除该笔应收账款转让具有追索权,所有风险仍由上市公司承担这一可能性外,鉴于该笔交易取得资金的时间为签署合同的半年后,前海晴方的资金来源也值得深思。无论前海晴方以自有资金投资该项目,还是以该应收款为项目向投资者募集资金,由于该笔应收款转让价格过高,前海晴方只有在未来取得足额罚息的情况下,才有利可图。令人担心的是,该笔交易的部分资金如果是来自上市公司的董监高或者实控人的话,则人们有充分理由相信,该笔交易的最终目的可能只是防止公司连亏三年而暂停上市。

我们不得不提的是,迪威迅曾于2018年和假央企华宇政信签订了5亿元应收账款的保理协议,最终证明只是一场忽悠而已。上市公司在IPO的时候,曾靠行贿证监会官员顺利过关,在如今保壳的关键时刻,迪威迅是否会再走极端,试图通过欺骗监管层和投资者以蒙混过关呢,我们将持续关注。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东方财经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东方财经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