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红枣:产量下降而品质上升

仓单实际成本未必大幅提高

新疆红枣:产量下降而品质上升

A阿克苏地区

阿克苏地区的枣树主要分布在温宿县、沙雅县、新和县、阿瓦提县。此次调研的对象主要是当地最大的红枣产地——温宿县下属的枣园。

温宿县造林四队:枣园普遍采用矮化密植的种植技术,株行距为2m×3m,每亩种植枣树上百棵,单产在1吨左右。去年,当地持续降雨,红枣裂果较多,统货销售价格较低。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发生,今年农户停止对枣园浇水的时间早于往年,加之今年本身降雨偏少,红枣裂口并不多。据农户反馈,去年的裂口枣比重在1/3,甚至更多,而今年目测不足1/10,只有极少部分枣吊出现较为密集的裂果,红枣品质明显好于去年。

依希来木其乡实验林场八队:当地弃种现象普遍,调研中发现有一块10亩大小的枣园,已经在砍伐枣树、套种苹果。与农户沟通后了解到,去年统货销售价格仅为2元/公斤,种植效益不佳,他们今年开始砍伐枣树,转而种植苹果。虽然棉花市场延续直补政策,但由于连队不允许种植棉花,他们也只能种植苹果。

温宿镇:当地一块10亩大小的枣园,去年红枣产量为9吨,亩产接近1吨。该枣园承包人介绍,这10亩地每年的承包费用为5500元,近两年红枣价格持续下跌,种植枣树已经不赚钱,甚至陷入亏损境地。因此,他的种植投入持续减少。往年,农药、化肥得投入1万元,但今年仅投入5000元。该农户表示,其准备种植苹果,但由于枣园是承包他人土地,还需要和土地所有者重新沟通。从枣园挂果和已经采摘的红枣来看,品质一般,有一定的黑头和裂口枣,并且等外枣占比较大,这和种植投入下降有密切关系。

塔格拉克牧场:枣园占地数十亩,农户承包1年。该农户今年不仅承包了枣园,还承包了核桃园。目前,核桃销售完毕,销售价格在15元/公斤,种植收益相对良好。据了解,近年来核桃市场稳定,统货价格约在15元/公斤,农户种植核桃的意愿偏强。相对而言,枣园更费人工,加之近几年红枣卖不出价钱,农户表示,在不考虑自身人工成本的前提下,只要红枣价格能够覆盖物料投入,就愿意出售,并表示明年绝对不会承包枣园。沟通后了解到,目前,很多枣园存在弃荒现象,部分枣园所有者愿意免费对外承包,甚至存在倒贴水肥费用对外承包的现象。该枣园一路之隔的枣园,由于疏于管理,树上挂果量非常有限。

温宿县位于天山山脉南麓,雨水较多,土地以黏土居多,不像沙土在降雨的时候能够快速渗透,这里并不适合枣树生长。目前,当地政府正在引导农户种植苹果、核桃等优势品种。从实际了解的情况来看,农户在种植方面并没有过多的自主权,想要套种其他农作物,或者砍树,都要经过批准。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枣价持续低迷,部分地区的枣树种植面积也不会快速下降,更多的农户只能被迫弃种,以降低损失。

去年阿克苏地区红枣统货销售价格在2—3元/公斤,部分销售较晚或者品质较差的红枣的统货价格跌至1元/公斤,种植枣树处于微利甚至亏损状态。目前农户的红枣种植意愿较差,弃种、套种现象普遍。但是,今年红枣品质较好,统货价格在4—6元/公斤,农户反而惜售,大范围与贸易商违约。不过,由于品质较好,实际的仓单成本不一定大幅高于去年。此外,在走访当地红枣加工企业后了解到,部分企业由于去年出现亏损,今年在收购红枣时在数量方面更加谨慎,不愿大规模收购。

新疆红枣:产量下降而品质上升

B兵团第一师阿拉尔市

阿拉尔市七团:今年对枣树疏密提干给予每亩1000元的补贴,当地枣园开始大范围疏密间伐,每亩株数下降,枣园由之前2m×3m的株行距改为3m×4m株行距,单产由之前的每亩1吨甚至1.2吨降至目前的700—800公斤。得益于降雨较少以及疏密间伐,今年的红枣品质较好,实际调研过程中很少发现裂果现象。不仅如此,疏密间伐过后,枣树之间的空间更大,收枣更为方便,采摘费用有所下降。不过,由于去年红枣收购价格较低,导致农户种植积极性下降,今年的种植投入进一步减少,其是单产下降的原因之一。阿拉尔市七团某枣园园主,多年来一直享受退耕还林补贴,今年20亩地共得到8000元补贴款。据了解,享受退耕还林补贴的枣园,不能轻易砍伐枣树,但近几年红枣价格低迷,种植枣树出现亏损,部分农户为了享受退耕还林补贴又避免种植亏损,仅浇水防止枣树枯死。这类枣园的红枣单产极低,并且产出的红枣并不进入市场流通。

阿拉尔市十四团:阿拉尔市十四团是当地红枣主要产区,今年基本没有裂枣,即使落在地上的红枣,品质也非常好。同行的现货专家表示,这是近几年品质最好的一年,商品率在90%甚至95%以上。阿拉尔市对采购色选机的企业出台了补贴政策。当地多个红枣加工企业今年均新购置了色选机,价格在25万—40万不等。当前,红枣加工企业表示,想在今年尝试加工一些红枣仓单,从而拓宽销售渠道。

目前,兵团第一师开始对红枣产业政策进行调整,逐步放宽对塔里木河以北的六团、七团、十团等红枣非优势产区的种植限制,并对农户土地进行确权,规定只要没有享受退耕还林补贴的枣园,可以陆续获得种植自主权。特别是今年3月政府延续棉花直补政策之后,在政策更为明朗的情况下,鼓励农户种植棉花。但对于塔里木河南岸十一至十六团等红枣种植优势团场,第一师仍然鼓励其继续种植枣树,积极推行疏密间伐的补贴政策,通过优质优价的方式保障农户种植收益。今年阿拉尔地区红枣因弃种、疏密间伐和种植投入下降的影响,大概率减产,但品质受疏密间伐以及雨水较少的影响,明显上升。

C兵团第三师图木舒克市

兵团第三师的枣树种植主要集中在四十四到四十六团以及四十八到五十三团。第三师由于缺水,今年7月就对枣园停止浇水,这比往年提前了1个月。同时,由于降水较少,当地红枣裂果占比下降,其中四十五团、四十六团、四十八团的红枣品质最好。为加强疫情防控管理,新疆要求落实“五统一”工作标准,即统一健康筛查、统一岗位管理、统一安排分餐、统一封闭管理、统一科学安排住宿。在“五统一”期间,由于高标准、严把控,红枣产量在18万—20万吨。随着“五统一”的放开,农户直接对接市场,种植效益不佳造成有一部分弃种现象,但预计产量仍然不会少于10万吨。受疫情影响,今年红枣收购晚于往年半个月,目前正处于收购过程中。

由于“五统一”的原因,第三师的单产和质量远好于地方。第三师之前对自有职工采取统一的倒推内地价格定价、二次返还的模式,收购价格高于地方,职工种植收益得到保障,种植积极性较高。而“五统一”放开后,枣农直接面对市场,由于红枣价格低迷,出现了弃种以及投入下降,但这种现象少于地方。不仅如此,由于兵团种植技术和种植习惯的延续,单产和品质相对更好。

D喀什地区

麦盖提县是喀什地区最重要的灰枣主产区,今年的灰枣产量在26万吨,统货销售价格在6—6.5元/公斤。品质方面,10月底笔者就了解到,麦盖提县的红枣品质好于去年,但相较于第三师,品质稍差。受突发疫情的影响,麦盖提县10月24日以来一直采取管制措施,其间只有零星的贸易商采购,红枣收购晚于往年半个月。据了解,11月20日麦盖提县会放开管制措施,贸易商可能集中进来收购红枣。需要注意的是,20—21日,预计当地有小雪。由于红枣已经落地,大范围的降雨或降雪很可能导致红枣受潮,进而发生霉变,即使没有霉变,也会对红枣品质产生一定的影响。但若是零星小雪,并且收购迅速,则这种影响就非常有限。具体要根据降雪量、降雪时间以及采购是否及时进行判断,需要进一步关注。

喀什地区除麦盖提县之外,其他地区的红枣品质、产量均不具备优势,种植效益较差。今年喀什地区的红枣品质好于去年,但受疫情影响,当地红枣收购较往年推迟半个月。虽然解封在即,但面临雨雪造成的品质下降风险,这为今年红枣整体品质增加了不确定性。

E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县、且末县的红枣以品质良好著称,现货价格通常高于其他地区。不仅如此,当地红枣产量稳定,每年在10万吨,其中若羌县6万吨。我们虽然没有实地考察,但通过询问后了解到,若羌县也出现了较大范围的弃种现象,主要以包地农户为主,自有地农户大多坚持种植。

除此之外,若羌、且末和其他地区不同的是,由于气候干燥少雨,加之地处偏远,当地可替代枣树的作物稀少。此外,由于若羌县、且末县的红枣具有很强的品牌效应,当地政府也致力于打造并推广自身的红枣产业,政府对红枣产业的支持力度较大,在前几年疏密间伐补贴之后,今年若羌县对本县区域收购的红枣运至疆外加工,有30元/吨的运费补贴,而对收购本县红枣在当地加工,并且生产规模超过200吨以上的,运至疆外有50元/吨的补贴。

虽然若羌县也出现了弃种现象,但若羌灰枣具有品牌效应,价格高于其他地区,种植收益还是有一定保障的。可以说,若羌县枣树种植面积大幅度下降的概率不大,加之其现货价格较高,对期货盘面的影响也相对有限。

F总结

产量大概率下降

近几年红枣统货价格逐渐走低,种植收益持续减少,农户的种植意愿大幅下滑,弃荒、套种、砍树现象大量出现。种植意愿下降造成农户种植投入减少,加之疏密提干政策进一步降低了单产,今年新疆红枣产量大概率下降。

品质方面,今年产区降水较少,加之部分地区推出疏密提干政策,红枣整体品质好于往年,这是市场的共识。

即使今年红枣产量存在下降预期,但实际可供交割的红枣数量可能增加。目前唯一的不确定性是,喀什地区受疫情影响收购推迟,降雪对红枣品质会产生多大影响仍需进一步观察。

非优势产区逐步退出

阿克苏部分产区由于降水较多,并不适合枣树生长,在政府主动引导以及市场价格倒逼的共同作用下,这部分枣树将逐渐被其他作物替代。喀什地区除麦盖提县等少数优质产区外,品质和单产较差,枣树种植面积有缩减趋势。因此,新疆红枣的种植面积和产量拐点已经临近,红枣供应将呈现逐年下降趋势,价格底部则有望在近两年形成。

通货价格高于往年

今年红枣品质较好,各地统货价格高于往年,并且在托市政策和喀什收购受限的影响下,喀什地区以外的农户存在惜售、挺价心理,违约现象普遍。新季枣价高于去年,企业的原料成本抬升。不过,需要注意,由于今年红枣商品率较高,其实际仓单成本并不一定大幅高于去年。

新疆红枣:产量下降而品质上升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东方财经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东方财经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