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所20年发展亲历者专访 | 张宜生:上期所与中国有色金属行业共同成长的20年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的春风吹拂中国大地,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期货的种子在中国土地上萌芽生长。上海是中国期货市场试验起步最早的地区之一,“三所合并”后的上海期货交易所(以下简称“上期所”)于1999年正式运营。时间转瞬即逝,今年已是上期所成立的第20个年头,在周年之际,期货日报记者采访到了期货专家张宜生,作为亲历者,为我们讲述他眼中这20年的沧海桑田。

合并后有色金属品种得以保留

“90年代初,在宏观经济转轨和企业市场转型的双重需求驱动下,期货市场在中国萌芽发展,当时出现了许多期货交易所。”回忆早期的中国期货市场,张宜生说:“1998年,在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到了关键的转折点,国务院决定实施期货交易所合并这一重大举措,这实际上标志着中国开始集全国之力发展期货市场。1999年,全国14家期货交易所最终合并为3家。”也是在那时,上海金属交易所、上海粮油商品交易所与上海商品交易所合并组建了现在的上期所,受中国证监会统一监督管理。

当时期货交易所的合并有两个大背景,张宜生介绍,一方面,中国的计划经济体制在1998年基本结束。另一方面,中国的经济管理体制改革也发生了重大变化,主要的工业管理部门都从部委转变成了行业协会。

“当时,我长期兼任着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的期货业务管理办公室主任,同时,我也是深圳有色金属期货交易所的理事会秘书长。所以我非常关心期货交易所合并之后,有色品种的发展将会怎样,对当时期货交易所的合并也深有感触。”张宜生颇有感慨的表示。

“交易所合并后,有色品种能保留几个?这是我当时非常关注,也担心的问题。”他说,“上期所合并成立的过程中,我们讨论最多的问题就是保留哪些品种。最终,在多方努力和国家的支持下,上期所保留了铜、铝两个品种。”

张宜生认为,期货市场,尤其大宗商品的期货市场,是大国博弈。大国不一定都能够办好期货市场,但要从大国转变成强国,就一定需要完善的期货市场体系支撑。“中国的期货市场发展与欧美发达国家成熟的期货市场发展道路不同,除了发现价格、规避风险的功能作用外,还承担着为国家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服务的历史任务。比如当时有色行业在计划经济时期的定价方式比较单一,不能起到调节供求关系的作用,企业没有积极性。所以,大家也希望通过期货市场的定价机制,让有色行业逐渐过渡到采取市场定价的经营模式模式。”他说。

期货改变中国有色行业的20年

上期所有色金属期货品种的出现和发展的20年,对中国有色行业来说也是意义非凡的20年。张宜生认为,中国有色金属期货市场的建立与发展,极大的促进了有色行业的变化,首先体现在,有色金属期货品种上市后,有效的解决了企业在市场化经营模式转换过程中的两大问题,一个是价格形成机制和揭示供求关系,另一个是逐步建立客户群体与相应信用体系。

其次,有色行业原料采购与商品销售是全球性的,全球其它市场价格的涨跌会传递到中国市场。“国际有色金属期货品种的价格传递非常快,我们有了自己的期货品种,就能够在自己比较熟悉的市场上,规避与国际市场接轨过程中的价格风险。”张宜生说,上期所合并成立于1999年,而我国有色行业正是从1998年到2002年期间,从一个原料的输入国转变成一个商品的输出国。这说明了中国的有色产业在逐步升级,也意味着中国的有色企业正在不断深入的参与国际竞争。

“如果当时处在变革进程中的国内有色企业,直接与境外有几百年历史的强大企业集团竞争,风险会比较大,成功的几率会比较小。但是,正是因为有了上期所的有色金属期货品种,中国的有色企业得以通过与上期所一起,逐渐的成长发展自己。”他解释,上期所有色品种的很多规则和制度是很适合中国有色企业和投资者的,是为我们企业量身打造的,有色企业通过接受上期所的价格体系,去和国际市场接轨,实际上是间接参与竞争,等自己成长壮大了,再最终直接参与到国际竞争。可以说,上期所在有色企业发展成长的过程中,起到了为企业保驾护航的实质作用,让它们有渐进的过程去适应国际市场竞争。

此外,对有色行业自身来说,有色期货市场的建立与发展有一个很大的功劳,就是使得关联产业链发生巨大变化。张宜生介绍,第一个变化是产业链被压缩的越来越短,提高了配置效率,行业的竞争因此变得更强。第二个变化是产业集中度越来越高。以铝行业为例,上期所注册品牌需要10万吨产能,但是当时产业中2万吨的小厂很多,企业想拿到注册品牌,就需要扩产或者并购。随着期货市场的发展,这个标准控制的越来越高。因为成为注册品牌有很大经营上的的好处,企业就不断的与之相适应,不断的并购扩产,规模大了,成本降了,在规模化过程中,新技术新装备新工艺不断被采用,竞争力不断增强,产业不断地提高了自己的集中度。“这对我国有色产业参与国际竞争非常有益,因为规模会直接导致降低成本,带来更多的效益,形成有效的规模竞争力,资源的配置也更容易优化,很多问题都会随之解决。”他说。

同时,产业的流通领域也发生了很大变化。“1999年时,上海去做有色金属贸易的公司不下万家,现在却连几百家都找不着了,但现存的贸易公司规模都很大,而且都是国内外市场联动运作。”对于其中的原因,张宜生表示,期货市场让有色产业成品和原料的两头库存没有了,只有贸易企业的经营性库存和期货交易所库存。所以现在贸易企业不懂期货市场,不会对冲风险,很快就会被淘汰。而且这样的库存结构,也使得产业的资源配置效率非常高,更有利于市场的透明度,对投资者大有好处。

“过去有色行业企业之间的原料采购和销售,合同规模都很小,我们笑称是‘提篮小卖’,而现在有色企业原料采购与产品销售基本都是长期合同,也包括国外市场,很大部分是十年期合同。长单就意味着持续稳定,销售成本大大的下降,生产企业就能健康的发展。”他说。

最后,从有色企业的角度来看,规模的发展和稳定的客户,让企业有能力去创造新的商业模式。“例如现在中国铝的产量中,每年大概有60%从过去的卖铝锭转换为了卖铝水。”张宜生说,“这样一来,铝厂周边一圈全是下游企业,避免了二次甚至三次重熔,极大的降低了金属与能源损耗,金属加工的成材率与回收率高了,节约了能源,保护了环境,企业的效率与效益也大大提高了。”

他告诉记者,这样新的商业模式,也将原料生产企业和下游企业的关系,从“医院门诊式”的信用关系变成了“住院医患式”的信用关系,它们之间的纽带更加紧密,形成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新型商业模式。而这种商业模式没有期货市场的保驾护航是不可能实现的,企业有效娴熟的运用了期货市场的各种工具,才衍生出形式多样的高效商业模式。

“所以说,从国家宏观经济体制改革、关联产业的市场化变革、生产企业的商业模式创新等各个角度来看,上期所有色品种的上市与发展,都引发和导致了巨大变化。”张宜生认为,这些发展同时也为金融企业服务实体企业提供了一个多层次的平台。现在期货公司的合作套保、仓单交易、基差交易、场外期权等业务,都是在对接实体产业与企业的经营方式变革中衍生出来的,金融企业也因此能够深深地融入到实体企业的经营管理和发展战略中。

未来的核心是品种发展战略

现在上期所有色金属品种的竞争力已经非常强,包括铜、锌等期货品种,在全球期货品种的排名都很靠前。“上期所刚成立的时候,我每天做交易看伦敦金属交易所行情要比看我们自己交易所的还多。现在,全球参与有色金属交易的大投行,每天都要看中国市场,看上期所的行情。”张宜生说,中国市场和中国价格,对全球有色金属市场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上期所合并成立20年来,我们走了一条有色产企业和交易所共同成长的正确道路。

他表示,现在有色金属品种是中国期货市场上市品种的“领头羊”。首先,有色金属品种和国际上已经深深地融合为一体,而且具备了非常强的竞争力。其次,产业运用非常深,有色企业离了期货很难再去搞经营。另外,现在有色金属企业运用衍生品工具,开展经营管理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多年来,完成了改善经营方式、转换经营机制、建立商业模式的三部曲,形成很多发展经验与模式。现在很多上市品种的关联企业,包括黑色产业都在向有色产业学习。

有色金属期货品种在为有色行业带来改变的同时,自身也在不断改善,来适应行业发展。“中国期货市场也经历了移植、嫁接、基因再造的建立发展三部曲,现在正处在基因再造阶段,发展特点是规则自信、制度自信、管理自信、市场自信、道路自信。这是我们长期发展实践和吸取欧美市场发展的经验教训的结果,也是实体经济对它进行审视评判接受,到现在已经是同生存共发展的过程。”张宜生表示,现在我们已经能够自信而又自豪的说,有色金属的品种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这个阶段很重要的标志就是场外市场的蓬勃发展。

有色实体企业在生产经营上市的有色金属品种中,还存在更多的延伸产品存在有效合理的定价问题,比如合金产品,各种型材等等。同时,有色金属的产业链条之间,牵扯到的关联品种更多,它们如何定价等等。只有把这些问题解决,才能完成对产业的定价体系全覆盖。“这就需要我们期货行业大力发展场外市场,提供更多的解决方案,来解决不同类型生产企业的个性化需求。我很高兴看到上期所已经推出了铜期权品种,一个新的场内期权品种的出现,会催生出更多的场外产品的出现。但我们还任重道远,还要继续往前走。”张宜生满怀期待地说。

上期所承载了中国实体产业和企业的太多发展愿景,从国家的发展战略高度考量,他认为,对期货市场的期盼有三条:一是为实体经济和企业的发展转型升级排忧解难;二是让金融企业能够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三是把上期所办成同中国经济规模与快速发展相适应的期货市场。

“上期所除了有好的品种,还有着区位、人才、管理团队、市场文化、历史积淀等多种优势,又一直走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前沿。”张宜生说,现在对上期所来说,发展契机和外部环境都非常好,最核心的问题在于制定与执行更有效的品种发展战略。

回顾上期所的近20年发展,张宜生认为,已经取得了非常出色的成绩。“从我们发展的纵向比较,我们应该信心满满。但从全球衍生品市场横向比较,我们要争取赶超世界的先进水平。同时,要为实体经济的发展保驾护航,为实体经济走向全球做坚强的后盾。”他最后说道。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东方财经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东方财经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