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银行李伏安:未来的理财业务将以资金运用为重心

  原标题:李伏安在“2019年两岸暨港澳银行业财富管理论坛”上的主旨演讲

  来源:中国银协

  11月8日,2019年两岸暨港澳银行业财富管理论坛在天津召开。渤海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伏安出席会议并发表主旨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渤海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伏安出席会议并发表主旨演讲渤海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伏安出席会议并发表主旨演讲

  感谢中国银行业协会将承办这次论坛的机会给了渤海银行,让我们有幸与来自境内外金融界的专家学者,来自政府部门、监管机构、行业协会的领导,来自各家金融机构的同仁,在天津滨海新区共谋创新发展、共话财富管理、共商合作共赢,共议机遇挑战。

  在此,我谨代表承办方渤海银行对各位来宾的莅临表示诚挚的感谢和热烈的欢迎!

  今天是11月8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中国记者节”,因此,特别祝各位与会的媒体记者朋友们节日快乐。

  中银协“两岸暨港澳银行业财富管理论坛”是每年银行界的理财盛典。财富管理,管理的是社会财富和家庭财富,既关系到宏观经济金融的健康运行,也关系到满足人民群众日益提升的财富安全、家庭保障和保值增值的需求。2019年9月底,我国银行个人存款总量是约70万亿人民币,除存款外,中国居民手中还握有20多万亿的银行理财。在中国居民大约150万亿的可投资金融资产中,银行管理的社会金融财富占比是最高的。所以,银行比任何机构都更关心财富管理这一话题。

  2005年,我在银监会任业务创新监管协作部主任,这个部门最广为外界所知的职责是负责银行理财业务的监管。当年9月份发布《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和《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风险管理指引》的时候,全国银行的理财规模才2000亿,到现在,14年间增长了100多倍,说明老百姓和各类机构对理财的需求是很大的,就看我们银行和财富管理机构如何正确引导和满足投资者的理财需求,发挥好实体经济润滑剂的作用,惠及社会,惠及民众。

  “财富管理”(wealth management)是西方词汇,是偏重于管理人角度的说法,本土常常称之为“理财”,是更偏重于投资者角度的说法。理财从客户视角看上去是一个个的产品和资产组合配置策略,从财富管理人的视角向资金流的终点穿透看过去,则是需要资金(无论是资本还是债务)的一个个实体,主要是企业。我们常常强调回归理财本源:一方面,是银行理财业务要回归“受人之托、代客理财”这个本源,对投资者负责;另一方面,理财业务要担负起实体经济转型的金融支持责任,回归实体经济服务这个本源,把这一业务真正转变成为社会资金进入实体经济的重要渠道,而不是绕开资本金和流动性监管去野蛮发展资产业务,这也是供给侧改革对金融企业的要求。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从今年的情况看,国际政治局势复杂多变,从美国到欧洲,从日本到新兴市场都不同程度出现经济下滑。国内则处于爬坡过坎、滚石上山的经济发展攻坚时期:一系列去杠杆政策的出台,金融泡沫逐步挤出,各类投资产品、理财产品的底层资产估值逐渐趋于合理;2020年我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兴起,理财资金的优质底层资产出现结构性机会;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等技术在金融领域应用快速深化,为财富管理业务的管理效率和风控能力提供了强大的技术支持。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可以预期,中国百万亿级体量的理财市场将随经济发展持续扩张,那些资产管理能力突出的优势机构将越来越受到投资者的青睐。

  银行的财富管理要健康发展,需要深入研究我们所处的时代变化、国际国内经济环境的变化和客户的行为习惯变化。那么,在新旧经济动能转换的大格局下,在移动互联和科技进步的大趋势下,我国的银行财富管理应该具备什么样的能力,才能在未来的发展和竞争中脱颖而出?我认为,至少需要着力发展以下四种能力。

  一是资产配置能力。

  理财的核心在于资产,而资产的核心在于配置管理。

  刚兑时代,银行理财业务以银行信用背书,大多是用信贷管理的观点来经营理财资金投向,风控环节大多是由风险部门负责,底层资产环节大多是由公司业务部门负责,资产管理部门的角色往往是“通道”部门和“过手”部门,重点关注的是负债端而不是产品端和资产端,管理因错配而产生的流动性风险比管理信用风险和市场风险更重要,对市场风险及其对应的风险管理手段、方法和模型并不熟悉,因此在业务逻辑上更像传统的存贷业务而不是资管业务。

  而在打破刚兑的目标模式下,理财要向估值净值化、资产标准化的方向发展,在风控策略上,也将以投资组合风险管理代替单一资产的信用风险管理,在投资策略也相应地要向大类资产配置方向演进。研究表明,90%以上的投资组合收益来自资产配置战略,仅不足10%的比例归于投资标的选择、市场机会择时等因素。根据资产组合理论,资产配置的首要目标是分散风险,收益特性不同、风险波动各异、收益表现呈负相关性的资产是配置的基础。在经济转型期,银行财富管理就更应重视大类资产的组合搭配,根据经济发展状况、市场变动状况和客户风险偏好调整投资组合的有效边界,持续优化整体投资的风险收益结构,才能取得符合投资者要求的与风险相匹配的投资回报。

  因此,未来的银行理财业务必然将从以资金来源为重心转向以资金运用为重心,从“更便宜地把产品卖出去”转向“更好地把资金用出去”,财富管理者必须大幅度提升资产配置能力,在资产组合风险管理的科学方法论指导下寻找新的风险收益平衡点。

  二是普惠服务能力。

  各个理财机构的客户价值贡献结构基本上还是“二八”定律,所以,往往对小客户不重视。财富管理机构的产品设计者往往本人就是高端客户,与大众离得比较远。我们常常想当然地认为大部分人都坐过飞机,出过国,其实中国有10亿人没坐过飞机,出过国的也不过1.4亿人。所以,大众客户的需求很容易被忽略,因为产品开发者不在那个人群,导致我们很容易对长尾客户的需求视而不见,对中低收入者逐渐增长的财富管理需求,缺乏足够的服务。我看到一个数字,截至2019年6月,我国互联网理财用户规模达1.7亿,占网民整体的19.9%。从这个数字上看,能够享受到理财服务的人群并不多。能够享受到专业性比较强的有“温度”的理财服务的,也就更少了。

  但从发展普惠金融的角度看,财富管理机构也应扛起的社会责任的大旗,使不同收入阶层都能从理财中受益,从而才有获得感和幸福感。习近平指出,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强化金融服务功能,找准金融服务重点,以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人民生活为本。要落实习主席的要求,就必须着眼普惠大众,而金融科技和数字化理财服务,就是打开普惠理财这扇大门的金钥匙。

  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为我国财富管理行业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和增长市场空间。现今的金融科技技术已经能够高效地实现线上的身份识别、账户开立和资金划付,可以有效扩大理财服务的触达范围,同时,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实现千人千面的智能投顾服务。这样,依托科技手段设计出既符合监管要求,又满足人民财富管理需求的产品,实现规模化服务、低成本运营,就可以降低我们财富管理服务的门槛,使小众、高净值的财富管理服务扩展到大众理财市场,调动更广泛的社会资源,为实体经济建设提供低成本资金。

  三是场景融和能力。

  移动互联时代,银行网点的优势已经逐步被科技进步带来的便利性削弱,客户来网点的机会越来越少。2018年,银行业平均离柜率达88.67%,传统银行网点的流量在萎缩。客户接受金融服务的场所,早已不局限于物理网点,转移到了银行的APP上,甚至非银行的APP上。这个趋势已经不可逆转。

  渤海银行的愿景是做“最佳体验的现代财资管家”。作为12家股份制银行中最晚设立的一家,我们不可能有机会像大型国有商业银行那样在全国部署密集的机构和网络,只能结合自身资源禀赋和定位,聚焦金融科技,通过线上线下一体化发展,做成长型客户的同行伙伴。一方面,我们将紧跟银行和时代发展的技术潮流,积极拥抱互联网、多渠道创新及金融生态系统平台,利用最现代化的武器提升我们的快速响应能力、个性化创新能力和高效的业务处理能力。另一方面,我们将积极与跨界生态融和,通过场景化覆盖及专属服务触达已经处于生态链条中的各类客户。

  中国银行业的科技进步大致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电子化”,主要是使用计算机技术模仿手工记账和人工处理。第二个阶段是“网络化”,运用网络技术将传统金融业务扩展至互联网和移动端,对客户的服务向网络延伸。第三个阶段是当今的“场景化”,也是科技进步内涵最为深刻的发展阶段。以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区块链等新兴技术,将金融业务与个人客户生活场景、公司客户的生产经营场景高度融合,客户在各类场景下无需跳转出来,就能接受银行的各类服务。

  可以预见,我国银行财富管理业务将在场景化下实现产品模式、服务流程和业务逻辑的革新和再造。因此,与场景的融和能力也将成为银行财富管理的核心能力之一。

  四是交互体验能力。

  财富管理过程中,与客户的交互体验非常重要。不同客群、不同渠道的交互策略部署也是不同的。渤海银行的客户定位是“养老一族”和“压力一代”。“养老一族”客群大多来自线下,以面对面的传统交互方式为主。而“压力一代”的受众更为广泛,除了传统渠道以外,来自线上的服务需求呈现高速增长态势。银行往往擅长的是面对面服务,论坛举办的“全国杰出财富管理师”大赛,考验的主要是理财师面对面交互能力,这一点也是我们的优势。但在互联网金融发展的趋势下,我们的远程交互、智能交互、全链路交互的能力亟待迅速提升。

  基于互联网场景的客户交互与传统模式的交互是完全不同的。传统模式下的交互是客户“很清楚自己是来理财的”,理财师也“很清楚我是要为客户提供理财服务的”,而互联网模式下则可能是客户在线上消费支付、资讯浏览、娱乐休闲的过程中“顺便理财”的,理财服务的发生有相当大程度的不可预测性。所以,以客户需求为导向,围绕核心客户打造最佳的理财体验,必须从互联网用户侧看过去,对年轻化人群的消费习惯、理财习惯进行全方位洞察,将产品和服务“埋伏”在场景的各个结点上,随时响应客户理财需求的触发,为客户提供全链路的交互体验。举例来讲,传统理财的风险评估通常是问卷测评,测评结果受销售人员引导的情况比较多,客观性不足。而在互联网时代,用户的行为数据、历史信息在合规的前提下的分析运用则能够更精准地进行“客户画像”,从而匹配更合适的金融产品,提升用户的理财体验。而且,可以实现全流程的售前、售后金融陪伴,持续进行风险提示和投资者教育。与互联网头部企业相比,以客户为中心、以场景为依托的交互体验能力建设,是银行财富管理的短板,也是能力提升的重点之一。

  以上对银行财富管理的资产配置能力、普惠服务能力、场景融和能力和交互体验能力建设的思考和建议,还很不成熟,权当抛砖引玉,请各位领导、专家、学者批评指正。

  最后,我再次代表渤海银行对中国银行业协会、对本届论坛活动的主办方、对所有到场的领导、嘉宾、同仁、朋友们表示最诚挚的感谢,我们将尽最大的努力做好会务保障,希望各位在滨海留下一段美好的记忆。

  预祝本届论坛的各项活动圆满成功,祝愿各位来宾身体健康、财富自由!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东方财经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东方财经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