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山泉有点贵 创始人钟睒睒跻身顶级富豪 仅次于马化腾、马云

原标题:农夫山泉有点贵 创始人钟睒睒跻身顶级富豪 仅次于马化腾、马云

农夫山泉有点贵 创始人钟睒睒跻身顶级富豪 仅次于马化腾、马云

早年,马云曾在一个论坛上聊环保的时候说过,未来,干净的水或许会比房子更贵。

9月8日,被业界称为“独狼”的钟睒睒带着卖水的农夫山泉在港上市。万众期待下,农夫山泉的股票以39.8港元/股的价格开盘,使得钟睒睒的身家一度超过马云,顺利跻身中国顶级富豪行列。9月8日收盘,农夫山泉报33.1港元/股,涨幅为53.95%,总市值达3708.9亿港元。

上市首日股价冲高回落,农夫山泉值得投资吗?

9月8日,农夫山泉以39.8港元/股的价格开盘,使得钟睒睒的身家一度超过马云,不过到午间收盘,农夫山泉的股价回落,加之万泰生物的股价下跌,导致钟睒睒的身家又回落到马云之下。

据多家媒体报道,在9月7日的暗盘交易中,农夫山泉的股价狂涨超过100%,收盘价为44.05港元/股,使得钟睒睒的身家超过中国当前首富马化腾。

9月8日,农夫山泉的收盘价为33.1港元/股,单日涨幅为53.95%,对应的总市值超过3700亿港元;万泰生物的收盘价为196.51元/股,单日跌幅为0.31%,对应的总市值为852.1亿元。

农夫山泉有点贵 创始人钟睒睒跻身顶级富豪 仅次于马化腾、马云

公开资料显示,钟睒睒持有农夫山泉约84.41%的股份,持有万泰生物约74.23%的股份。

经计算,目前钟睒睒的身家已经超过3848亿港元。

福布斯实时富豪排行榜显示,截至9月8日下午4时10分,马化腾的身家为564亿美元,约合4370.94亿港元;马云的身家为514亿美元,约合3983.45亿港元。

在股吧里,也有诸多股民在讨论,是否该买农夫山泉的股票。

有分析人士认为“农夫山泉的股价溢价过多,已经严重偏离合理区间”,也有人指责农夫山泉上市前大笔分红,并认为其当前业绩已触及天花板。

农夫山泉成立于1996年,是中国包装水及饮料的龙头企业。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2年至2019年间,农夫山泉连续八年保持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以2019年零售额计,农夫山泉在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的市场份额均居中国市场前三位。

据招股书,2017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的收益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240.21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19.4%、17.6%、20.6%。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农夫山泉的盈利水平远高于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6.9%、7.1%、9.6%的平均盈利水平以及全球软饮料行业的3.9%、7.6%及8.5%的平均盈利水平。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农夫山泉之所以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与其业绩有关,体量大、利润好自然会受到追捧。但目前农夫山泉股价偏高,投资者的空间已不大。”他表示:“从业务上来看,农夫山泉是山泉水,并没有太多附加值,未来发展的趋势一定是矿泉水。农夫山泉除了水业务,茶业务占有一定份额,而果汁、咖啡等份额很小,所以产品矩阵含金量并不高。”

国盛证券分析师则称:在包装水业务方面,当前农夫山泉基于更高的渠道利润、“天然水”概念以及多品类灵活的产品组合,持续挤占1元价格带,深耕2 元价格带;中长期看,农夫山泉在高端业务上优势显著,更有能力上探更高价格带,打开新增长空间。

“在饮料业务方面,农夫山泉明星产品茶π、维他命水将继续发力,同时TOT 气泡水、无糖茶饮、鲜榨果汁等新品蓄势待发。渠道端,农夫山泉在终端数量及下沉深度上仍有较大提升空间,并积极探索新零售渠道。综上,我们认为公司未来将能保持快速增长,持续巩固龙头地位。” 上述分析师表示。

从不上市到上市,农夫山泉为何“想通”了?

在国内,有几家企业,他们极具知名度,产品赚钱一事可谓尽人皆知,多次被市场“喊上市”,创始人却始终摇头说“不”,比如,娃哈哈。

今年7月,再次有媒体报道“娃哈哈据悉最快于明年上市,计划IPO超过10亿美元”。对此,娃哈哈官方再度否认。

农夫山泉也一度是坚持不上市的知名企业之一,公司接受了10多年的上市辅导,却始终称:“没有上市计划。”

今年4月29日,在钟睒睒的另一家控股企业万泰生物登陆A股的同一天,港交所披露了农夫山泉的招股书,4个多月后,农夫山泉在港上市。

从不上市到上市,农夫山泉为何“想通”了?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新京报记者分析,农夫山泉愿意上市的原因有三点:首先,养生堂掌门人资本帝国构建梯队的必需。“这应该是农夫山泉掌门人的一整套资本运作逻辑,先是万泰生物,之后是农夫山泉,再往后是亲嘴、朵儿胶囊、成长快乐等其他品牌的上市,养生堂系的目标应该是成立一个非常明确的上市公司体系,乃至于多个上市公司的控股集团。”

其次,“农夫山泉虽然不差钱但是养生堂可不是。相比于农夫山泉的高利润,养生堂的低利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要知道医药产业可是高投入高回报的产业,面对着养生堂自身的低利润,最好的办法就是根据波士顿矩阵的要求,把自己的现金大奶牛送上市,从而在资本市场获得足够的资金,来反哺自己的东家业务,所以农夫山泉上市也就成为了养生堂必然的要求。”

第三,“饮料行业的竞争日趋白热化,对于农夫山泉来说,未来势必需要在产品创新和营销上投入更多的经费,虽然现在不差钱,但未雨绸缪还是必需的,所以这个时候上市无疑也是一个好的选择。”

其实,农夫山泉的同行,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近年对上市的态度也有所松口,2019年4月,宗庆后公开表示:“我也没有说坚决不上市,上市不上市关键看你有没有需求。你没有现金需求你上市干什么呢?你圈来钱怎么样?你对股东有什么回报?但是,如果你是为了发展,需要资金的支持,那你上市也是一个很好的途径。我并没有说坚决反对上市。”

也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国内很多盈利能力强的消费品牌过了高速增长期,反而会登陆资本市场,通过资本的方式扩大规模,比如海底捞。公司融了钱,可以推新品,并购其他品牌。另外,在收入顶峰上市,一部分股份落袋为安也是一种很好的策略。”

本次上市,按发售价每股发售股份21.5港元计算,农夫山泉估计将收取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约8149百万港元。农夫山泉拟按以下用途动用该等所得款项净额:

约25%,或2037百万港元将用于品牌建设工作;约25%,或2037百万港元将用于购买冰箱、暖柜及智能终端零售设备等,以提升公司的销售能力;约20%,或1630百万港元将用于新增产能所需的资本开支;约10%,或815百万港元将用于加强业务运营基础能力建设;约10%,或815百万港元将用于偿还银行贷款;约10%,或815百万港元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其他一般企业用途。

“独狼”钟睒睒的造富之路

离开记者行业,下海经商已有20多年,钟睒睒被外界冠以“独狼”之称。这些年,因为担心自己的话会被误读,钟睒睒行事低调,鲜少接受媒体采访。这次农夫山泉赴港上市,即便争议颇多,企业也始终没有正面回应。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农夫山泉这次在港上市是“云敲锣”,公司为此也没准备庆祝活动,“一切如常”,一位员工告诉记者,“我们老板一直这么低调。”

即便是在上市首日,钟睒睒的致辞也很简短,他感谢了所有帮助过农夫山泉的各界领导和所有消费者,然后表示,“上市只是一个新的开始,农夫山泉全体员工将以更加饱满的热情努力工作,回馈投资人,回馈消费者对农夫山泉的厚爱。”

农夫山泉可以说是被钟睒睒“一手把握”。根据招股书可知,钟睒睒负责农夫山泉的整体发展战略、业务计划、重大经营决策并直接管理品牌、销售和人力资源工作。

据《浙商》杂志报道,“钟睒睒虽生在知识分子家庭,但小学还没毕业,他就被迫辍学去做苦力工。其间搬过砖,做过泥瓦工,干过木工。”

“1977年恢复高考,钟睒睒参加了两年高考都没有如愿,最后去了电大学习,毕业后当了一名记者,这一做就是5年。1988年海南经济特区批准设立,钟睒睒辞去报社工作来到了海南。其间两次创业都失败了,先是开设私营报纸被否,而后种蘑菇失败。”

据媒体报道:“1991年,钟睒睒成为娃哈哈口服液的代理商,其事业逐步走上正轨。”

在创办农夫山泉之前,钟睒睒已经于1993年成立了养生堂,打响了养生堂龟鳖丸、朵儿胶囊等品牌。

企查查资料显示,目前,钟睒睒作为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122家,任职企业有100家。

这次农夫山泉上市,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钟睒睒的儿子也出现在招股书中。

钟睒睒的儿子名为Zhong Shu Zi,今年32岁,他于2011年12月获得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英语专业文学学士学位,2014年1月加入农夫山泉,2017年6月开始担任非执行董事,负责对业务计划、重大决策及投资活动提供意见;2020年1月起,Zhong Shu Zi担任养生堂品牌中心总经理。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阎侠 编辑 徐超 岳彩周 校对 李项玲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东方财经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东方财经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