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者竟成违规企业护身符 小化工背后官商勾结典型案例剖析

原标题:监管者竟成违规企业护身符 小化工背后官商勾结典型案例剖析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张琪彬

“无锡市原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许亦武收受多家化工企业贿赂”“宝应县望直港镇综合行政执法局干部郭培林违规收受化工企业礼品”……11月12日,江苏省纪委监委通报违法违规“小化工”背后官商勾结问题3起典型案例。此前一天,江苏省委危化品安全生产专项巡视反馈全部结束。此轮巡视共发现各类突出问题461个、问题线索31件、问责线索16件。

“‘小化工’包括漏查漏报的化工企业,非化工行业违法违规从事化工生产的企业,以及无证无照或证照不齐涉及化工生产的小企业、小作坊和黑窝点。因无生产资质、无安全保障,这些违规违法‘小化工’企业就像是隐藏在社会角落里的‘定时炸弹’。”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王宏伟表示,“小化工”背后的官商勾结使一些地方政府及行业部门的监管流于形式,导致违法生产危化品的企业查不实、禁不止,严重影响公共安全。

4月21日,连云港市城头镇后黄墩村宏兴研磨材料有限公司因违法生产危化品导致火灾事故。“经调查发现,发生事故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城头镇分管安全生产的原副镇长周平,是典型的官商一体。”连云港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周平通过长期贿送土特产、购物卡等方式与当地的应急管理、生态环境、公安等部门相关公职人员勾结。

身为环境监察执法人员,连云港市环境监察局原三级主办仲济亮明知周平实际控制的公司游离于监管之外,不仅不履行查处职责,反而“受邀”帮助引进危化品生产技术和设备,充当掮客为该公司逃避环保检查出面打招呼。

除了参与违法违规“小化工”企业经营,公职人员徇私枉法、执法犯法的问题同样典型。原南京市工商管理局高新技术开发区分局市场监管科科长王克明自2014年起连续4年收受鑫茂仓储有限公司礼品礼金,未按规定将违法储存危化品的问题线索移送应急管理部门。宿迁市宿城区住建局燃气办主任刘键违规接受宴请并收受礼品,放弃查禁职责,致使“黑加气点”长期存在。

本该是安全卫士的公职人员,为何会变为违法违规经营的通行证、护身符?

违法经营者安全主体责任意识缺失,在利益驱使下,往往提“钱”开路。“‘小化工’多是无证生产,千方百计逃避监管,以节省安全生产、环境保护相关费用,赚黑心钱,最怕被查封扣押、停产限产,因此更急于寻找‘保护伞’。”无锡市新吴区纪委监委第四审查调查室副主任侯敏表示,涉案者常借人情交际之名,行隐形交易之实,从一次次小的礼金、宴请开始,温水煮青蛙、进行渗透式感情投资。

侯敏向记者介绍,在基层“小化工”案件中,“熟人社会”现象明显,借由公权力或影响力干扰执法问题时有发生。无锡空港产业园区经济发展和招商服务处安全监督办公室原主任吴林春在安监领域“深耕”16年,勤织关系网,尽管已退休7年,仍通过有关监管执法人员,打探到检查计划、人员安排等情况,为行贿企业通风报信、逃避检查。

行业壁垒高、人员流动少,也是化工监管领域容易滋生腐败问题的重要诱因。“化工是高风险行业,专业性极强,行业监管人员大多专攻一固定方向,监督的问题、范围相对固定。”专家表示。

此外,在江苏部分地区,对化工企业的具体执法工作主要由县乡两级承担,实行集综合执法、网格治理、联动指挥“三位一体”的基层治理模式。受制于机构、编制等问题,基层执法人员少、担子重。在轮岗交流难以开展的情况下,便有人钻空子、构建“利益联盟”。管辖着8个村综合执法工作的常州经济开发区横山桥镇综合执法局芙蓉片分队长邱小龙,不但利用工作便利违规投资60万元入股某石化公司,还为该公司无偿使用辖区内集体土地违法存储燃油等易燃易爆化学品提供帮助。

数据显示,江苏省共有关键词为“化工”的企业超64万家,庞大的基数加重监管任务的同时,也增加了监管难度。“针对部分违法生产危化品企业监管不到位问题,省纪委监委在分析典型案例的基础上,建议省委省政府对全省工业企业进行全面排查,摸清违法生产危化品企业底数,严格管理,消除监管盲区和安全隐患,维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江苏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该省纪委监委目前正着手开展全省危化品监管领域官商勾结问题专项整治,严格规范官商行为,从源头上斩断官商勾结利益链条。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东方财经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东方财经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