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士司机:面对暴徒破坏 我们这么做

原标题:香江来信丨面对暴徒破坏,我们香港的士司机这么做

初冬清晨,整座城市开始缓缓苏醒。对于开了40多年的士的我来说,新一天的工作开始了。早上7点多吃过早餐,走出家门,发动我的谋生工具——一辆红色的丰田老皇冠,穿行在香港的大街小巷,直到晚上5点多交班回家。不同的是,与去年的提心吊胆相比,今年的我们,心里更多的是平静与从容。

香港的士司机:面对暴徒破坏 我们这么做曹达明每日驾驶的士穿梭在香港大街小巷,为乘客服务

我叫曹达明,今年62岁,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在我看来,一辆的士车既是香港流动的名片,也是一扇连通各地的窗口。70年代末期,我偶尔接到来自内地的乘客,他们会觉得样样都很新奇。1980年后,内地开始飞速发展,我见到很多商人致富后来香港消费,并学习香港的发展经验。近几年来,我遇到的年轻乘客更不一样,个个都非常有素质。看到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富强,我们的同胞一代比一代优秀,我打心底高兴。

香港的士司机:面对暴徒破坏 我们这么做 香港回归祖国23周年纪念日,曹达明展示自己印有五星红旗的饰品

然而反观香港的年轻一代,情况却有些令人担忧。去年6月香港“修例风波”以来,一些年轻人受人蛊惑,不断参与街头暴力。他们在马路上撒钉子、设路障、焚烧杂物……企图让整个城市“停摆”,不少行业都受到波及,的士行业更是首当其冲。

回首那段日子,道路不通,香港居民出门减少,外来游客锐减,我的生意少了一半以上。以前扣除车租、油费等成本,平均每天赚六七百港元,后来每天连三百港元都赚不到了。我的夜班搭档受影响更大,由于暴徒堵路破坏都是在晚上,很少有人敢出门,算下来营业额难以覆盖成本,上班就意味着倒贴钱。

更让我们感到愤怒的是,一名60岁的同行在街头被暴徒截停,其赖以谋生的士不但被打砸,胡子灰白的他还被围殴至重伤,头破血流躺在路上……大家整日人心惶惶,开工担心被堵路、被“私了”,社交软件中原本用来闲聊、约吃饭的群组,都被用来互相通报“哪里有客人要坐车、哪里有暴徒堵路”。为了防身,我甚至放了一根棍子在座位边上。香港社会从来没有过这么紧张、让人绝望的时刻。

香港的士司机:面对暴徒破坏 我们这么做曹达明与“同心护港”成员到立法会外请愿,要求取消“揽炒”议员资格

为了改变这样的状况,我们在当初非法“占中”时期成立的社团“同心护港”,又重新活跃起来。社团成员包括我的几名业内好友以及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士。大家自发出钱出力,多次到英国及美国驻港领事馆门口抗议西方势力插手香港事务;到警察总部支持警队严正执法;在法庭外要求法官严判暴徒……我已经记不得我们究竟组织过多少次活动,但只要是为正义发声,大家历来都义不容辞。

香港的士司机:面对暴徒破坏 我们这么做曹达明送去锦旗,为香港警察加油打气

我们最近一次活动是11月5日到立法会外请愿,要求撤销乱港议员资格。而在我写下这封来信时,好消息同时传来:香港特区政府宣布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杨岳桥等4人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这些立法会议员占用大量社会资源,却不顾及市民的民生福祉,行反中乱港之事,被撤销议员资格实在让人拍手称快。这也说明,正义不会缺席,乱港永远没有出路。

香港的士司机:面对暴徒破坏 我们这么做曹达明挥舞五星红旗,庆祝新中国成立71周年

像前面说的那样,的士司机就是一个城市流动的名片。对于香港这样美丽的国际大都市来说,遭到暴徒肆意破坏时,我们的士群体没有理由不发声、不行动。而活了大半辈子,我也更加体会到那句“只有经历过苦,才懂得甜的可贵”。我们的国家从一穷二白,到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无数人努力的结果,应该好好珍惜。我也常常对孩子们说,现在风平浪静的生活,不就是因为国家强大稳定才拥有的么?我想,经过去年的事情,很多香港年轻人已逐渐恢复理性,会从现在起把握光阴,好好读书,将来成长为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

——香港的士司机曹达明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东方财经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东方财经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